绿卷毛小雀斑💚

【mha】世界第一久吹!💚💚💚
久all久杂食
胜茶生理性恶心,一点,一丝,完全完全完全接受不能

【物出】AB班联姻啦(上)

#是最近一话结束后我妄想的后续

#假设绿谷漏油事件被简单揭过去了。ofa仍然是个秘密

#两个人逐渐互相喜欢上的纯洁爱情故事

#名字是我随便起的

#有一些我对mha世界观的看法,很low

#蹭一下all久的tag,虽然我本质也是久all久

#没有问题就凑合看看吧QAQ物出太冷门了

雄英难得放的假期结束了,回到久违的学校,绿谷出久显然很高兴,连脸上分布整齐的雀斑都分外生动活泼起来。

又可以见到亲爱的老师同学们和欧尔麦特了!

绿谷出久背着自己的黄书包,正要进入雄英的大门,便看见一个金发的身影从自己身边一闪而过,速度快的有点刻意,但他没想那么多,认清这个背影,连忙两三步追上去,冲他打了个招呼:“早上好,物间君!”

身影的双脚僵在原地,像物间宁人缓缓转过头,露出一个仿佛吃了一斤苍蝇一样的表情,帅气的脸微微有点扭曲,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留下莫名被凶的绿谷。

绿谷:“???”

绿谷出久一脸莫名的看着他越走越远。
物间同学这是怎么了…难道我上次说的话惹他生气了?

“很奇怪。”轰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开口道。
绿谷蓦然转头。

“噫!轰君!吓我一跳!”

轰并没有吓到别人的自觉,他顶着一张帅出画风的脸十分认真的说:“他没有说:哈哈哈哈哈这不是a班的绿谷出久吗。竟然主动的跟b班的我打招呼,是在示弱吧,一定是在示弱吧哈哈哈哈。”

绿谷出久:“…”

轰君满脸严肃,竟然是认真的吗。

物间宁人太太太太讨厌隔壁班的那个整天傻兮兮蠢笑的绿谷出久了!

开学第一天的体育训练结束后,他和几个b班同僚偶遇a班的垃圾们,正想着嘲讽他们几句,反正下课了也没人敢用个性打架,骂的话又骂不过他,他已经准备好欣赏a班集体憋屈的表情了,谁知却看见那个绿毛蠢货满脸通红的在跟一个离他很近的圆脸女孩说话,不好意思到手都不知道怎么摆,白皙而雀斑均匀的脸上满是羞赧的红晕。

他到嘴边的话莫名换了个方向:“哎呀呀这不是a班的绿谷出久吗?连跟女孩子说话会脸红吗?你不会是个死宅吧?”
“……”
这是什么新式挑衅?

众人一阵无语,人家死宅怎么了,死宅吃你家北海道大米了吗?

但饭田班长是个老实人,别人可以一笑而过但他不能,他不混圈,也不混二,更不知道什么是死宅,如果物间同学日常发他的地图炮,他也就皱皱眉过去了,但在他眼里,绿谷出久就是个虽然面对能敌人面不改色,战斗时能握着拳头说“绝对会赢”,但在社交方面却十分被动的害羞小男孩,换句话来说,绿谷出久在他眼里就是个弟弟,他对于绿谷出久,很有一种作为兄长的责任感,自己的弟弟被别人用奇怪的名词嘲笑了,当哥哥的一定要为他讨回公道。

于是他推了推眼镜,扬起的眉毛不怒自威,十分严肃道:“物间同学,请注意你的言辞!”

轰这个人就更单纯了,他也不懂什么是死宅,但他觉得这是对他朋友的一种冒犯,物间宁人就像b班的爆豪胜己,其欺负老实人的行为让他一样看不惯,于是夏日的空气立刻变得森冷起来。

至于爆豪同学,他手心里响起噼里啪啦的爆破声,不过本人看上去似乎有点高兴。

两个班级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他们双方盘踞在操场跑道上,距离数米远的对峙着。

而处于漩涡中心的绿谷出久,他刚刚从“丽日同学离他太近”的短路中恢复过来,见大家都不动了,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怎么了?大家不去吃饭吗?”

随即他看到物间宁人,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很热切道:“物间同学,可以约你吃个午饭吗?关于上次的话题我还有些话想和你谈谈…”
物间宁人:“…”
被赤裸裸的示好砸在脸上,物间宁人有点呆住了,他再次露出早上见到绿谷打招呼时如出一辙的表情,嘲讽人的心情一分不剩,连拒绝绿谷出久的邀请都忘了,匆忙地掉头就走,好像有什么洪水猛兽在撵着他,只留下一脸无辜茫然大姐头不在的b班和(个别)一脸杀气的a班。
“这两人有情况吧??”

“散了吧散了吧。”上鸣电气率先饿了,他跟ab班同学们摆了摆手,和切岛勾肩搭背的走了,还不忘扯上爆豪,爆豪胜己满脸不情愿,他因为物间宁人的出言不逊看他不顺眼已久,正想以他找事为由狠揍他一顿,但当事人都走了,眼见没架能打,只好迁怒的瞪了没用的废久一眼,骂道:“废物就是废物。”便满身火气的被拽走了,路过废久时还刻意的撞了一下他的肩膀,绿谷险些被他撞翻在地上,茫然的脸上更茫然了,连每个雀斑上都仿佛写着“无辜”两个字。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
丽日这次无法义愤填膺的说出“小久同学才不是死宅呢”这种话了,毕竟上次参观宿舍的时候…她扶了扶额:“我们也去吃饭吧。”
轰很快抛开死宅和女孩子说话为什么会脸红的问题,专心致志的想他的芥麦面起来。
这样看来绿谷似乎和物间同学很熟,但按理说绿谷出久和物间宁人应该是很少有什么交集的,他们无论是个性,性格,还是家世都千差万别,宛若两条从不相交的平行线。

直到那次期中考试后,绿谷出久主动的去b班找上物间同学。
 

    tbc

淘宝上看见的,好像deku的情侣服!!买买买

【图灵密码】致普罗

初见你时的惊诧

熟悉后对彼此的挖苦

在我伤心时无时无刻的陪伴

失去你的一瞬间难过压抑的痛苦。

你是神,你说你为我而生,能为我实现一切愿望。

你很厉害,你无所不能,你帮了我太多太多,我的破镜重圆的爱情,我的重获新生的事业,都能看见你的影子。

你是个人工智能,可你懂什么是爱。

可你是个傻瓜,你不懂我根本就不想破解美国五角大楼的后台,我把你推向全人类,让你为所有人服务,看起来很无私。

你不懂,我有时很自私,我只想你能做为我的朋友,陪在我身边,哪怕只是说说话就好。

你是普罗米修斯,是所有人的神。

但是我很爱很爱的一个人。

【心出】恋爱的痴心妄想

#心操同学转入英雄科后

#心操单箭头

#蹭一下all久的tag,虽然我本质也是久all久

————————————

“心操同学,我对你怀有恋爱之情。”

太文艺了,不对。

“心操同学,请务必和我在一起!”

太强势了,不对

“心操同学,你是我最爱的英雄。”

太肉麻了,不对。

“心操同学…”

食堂餐桌上,绿谷出久咳嗽了几声,赶紧捂住嘴,见心操看向他,便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好意思心操同学,不知道为什么,嗓子有点痛。”

心操人使眼神扫过他白皙的脖颈和形状优美的锁骨,不动声色的“哦”了一声。

半响,又提醒道:“多喝热水。”

自打心操同学进入英雄科后,绿谷和他的关系就熟稔了很多,有时候还会相约在食堂一起吃个午饭,心操同学不爱说话,他也有点不善言辞,于是两个人坐在一起,一般都是拿沉默下饭。

但意外的是并不尴尬,绿谷还挺喜欢和他在一起的,上节课他们还在一起进行体育训练呢。

只是那节课过后,他的嗓子就有点嘶哑,就好像大声说了很多话似的。

是错觉吧?一定是错觉吧?

晚上,心操人使约绿谷去他房间看电影,绿谷欣然应允,当心操躺在床上,招手让他过来时,他也没觉得什么不对——因为他认为心操同学很正经,至少如果是峰田同学招手让他上床,他会拒绝,并且怀疑他是不是换口味了。但心操同学的招手肯定是认为站着太累了。

于是两个人肩并肩趴着,平板立着放床上,开始看电影。

看见熟悉的片头,绿谷惊喜的问:“心操同学也喜欢欧尔麦特吗?”

这个问题都没在脑子里过一遍,心操回答:“喜欢。”得到肯定的答案,绿谷一对碧绿色的眸子都亮成了荧光绿,他高兴的说:这部《最强英雄.欧尔麦特》我看了很多遍!可以说相当还原热血了,还有一段是欧尔麦特客串的!

绿谷怎么跟猫似的,一高兴就凑别人那么近。

柔软纤细的发丝都蹭到了他脸上,让他有点心猿意马,但毫不影响他脱口而出的回答:“是的,一百三十分四十五秒到一百三十五分十四秒的老年欧尔麦特是他本人客串的。”

绿谷出久:“…”

作为欧厨,他自愧不如!

两个人因为不同原因已经把这部电影看了无数遍,

这次再看,突然有了点不同的感觉。

因为是他们两个人一起看的。

绿谷很少和别人一起看电影,尤其是这部除真爱粉鲜少有人爱看的,他身边唯一符合这个标准的就是小胜(他不知道轰君是不是也喜欢欧尔麦特),但约小胜看电影…总觉得会被毫不犹豫的拒绝。

看到精彩的地方,绿谷下意识偏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脸上有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也跟着高兴起来。

不过这么近一看,心操同学很帅啊,虽然有点丧丧的,但有一种忧郁美男子的气质。

“我和电影谁更好看?”“难道我比电影好看吗?”这两个想法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心操人使想,你再看我,我可要脸红了。

说不定我会用洗脑杀人灭口。

两个人有惊无险(?)的看完了电影,绿谷打算告辞回舍,心操提议:“在看一部吧?”

“这,这不太好吧…”绿谷有点扭捏的看着心操同学眼圈下的一层黑。

心操摸了摸眼角:“这是天生的。”

绿谷再次欣然应允。

两个人在一起又看了两部电影,作为夜猫子的绿谷竟然输了!他熬不过去,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只在电影上付出了三分注意力的心操看着已经睡着了的绿谷出久,露出一点笑意,他抬起手,犹豫再三,最后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发。

指尖柔软,如同他的心。

【出茶】笨蛋情侣(下)

#职英设定
#是个茶茶想要分手的故事
最近漫画又发了出茶和心出糖(你管啥都叫糖),想写心出!
幼茶真可爱!
———————

绿谷出久静坐了半响,答应了。

他没有挽留,一句话都没说,很痛快的从他们一起租的公寓里搬了出去,本来丽日是想搬走的,却被他难得强硬的要求留下来,他拽着丽日和他一起收拾好的行李箱,跟她道了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是不在乎我的。

丽日想,这样就好了,她的自私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解脱而已。这样,对他们两个都好。

可是…为什么他看起来那样难过…

那样碧绿色的眸暗淡的毫无光亮,和他墨绿色的发一样阴沉。

那以后又过了几个月

丽日结束工作回来,重重的扑倒在自己柔软的床铺上,她消瘦了不少,大眼睛下面有一层深深地青色,作为支援英雄,她的工作量相比绿谷出久相差甚远,大概只是想借助工作来排遣,某种叫寂寞的东西吧。

跟别人在一起生活久了,突然分开。难免会觉得寂寞。

在她的刻意回避下,她已经很久没收到绿谷出久的消息了,但今天在工作收尾时意外看见了他,绿谷出久应该也看见了她,本来她是想上去打个招呼的,但绿谷出久满脸的慌乱让她觉得很没意思,也就装作看不见了。

可是,在看到他以后,为什么心跳的那么快,直到回了家还那么心慌意乱?

已经很晚了,丽日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又想,绿谷出现在哪里是在干什么?那时天已经黑了,是去执行紧急任务了吧?是什么样的紧急任务?会不会很危险?

你自己打电话问问不就行了?她心里有个声音这样说。

对的,如果绿谷正在执行任务,会设置来电免打扰

,如果任务已经完成了,才过去几个小时也应该还没睡着,她只是好奇是什么样的任务,顺便关心一下老同学而已…毕竟他们高中时关系那么好。

她拨过去了电话。

然而当忙音响起的时候,她满腹的说法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丽日双眼放空的盯着手机,连个开场白都没想好。

该怎么办??要不还是先挂掉?不行,已经拨过去了,突然挂掉,会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吧?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听到冰冷的提示音,丽日松了口气,不知是庆幸还是失望,她把脸在枕头上使劲蹭了几下,强迫自己闭上眼。

快睡吧,他这么努力工作,一定不想被你这种无关人等打搅吧!

被电话铃声吵起来时,她困的还睁不开眼,摸了半天才摸到电话,睡眼模糊的接通了。

一个陌生而急促的声音伴随着嘈杂的背景音瞬间驱赶走了她的睡意,她睁大眼,手指下意识的哆嗦起来。

“您好,请问是英雄人偶的亲属吗?他在执行任务中受了重伤,正在市立医院抢救!您是他的紧急联系人之一,能请您过来一趟为手术签个字吗?”

…她大脑一片空白,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在街道上狂奔了,这么晚根本打不到车,她连个性都用上了,还在街上摔了几次。

其实晚一些到根本没关系,医院不会因为没人签字就放弃抢救。可她当时什么都没想,几乎是本能的在奔跑。

到了医院,签了字,她才缓过神来,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盯着医院瓷砖的花纹。

“啪嗒”

一点水迹在花纹上绽开,丽日御茶子捂住脸,无声的哭泣起来。

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在乎他,一想到还在急救的他,心尖便泛起一阵密密麻麻,针扎似的疼痛。

突然,一只手抚摸在她头上,丽日泪眼婆娑的抬起头。

是绿谷引子,她的眼圈通红,估计也是刚刚赶到,气息尚有些不稳,但还是强作镇定的摸了摸她的头,安慰她:“别哭了,小久不会有事的。”

她的指尖明明也在颤抖。

“引子阿姨…”丽日哽咽道:“小久那么好,肯定不会有事的。”

两人坐在长椅上,相对沉默无言。

终于,引子率先开口:“丽日,你和小久,是吵架了吗?”

丽日不知该该怎么回答,只好沉默。

“最近很长一段时间小久精神都很差,我询问过很多次,他不是沉默,就是找个理由糊弄过去。”引子勉强笑笑,:“我猜,应该是你们的感情出了什么问题吧?”

“小久这孩子吧,特别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也不知道为自己考虑,有些小事上面总是没什么主见,应该是因为小时候无个性而带来的自卑。”

“他不会甜言蜜语,也不够浪漫,我总是担心他找不到女朋友。”

“但当初他找到了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子我真的很高兴的,他也很高兴,他跟我说“妈妈,我跟我喜欢的女孩子在一起了。”时,眉眼都是笑着的。

“丽日,他真的很在乎你。”

我知道啊,我知道。

我这样自私的人,配不上他的喜欢。

绿谷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只允许一个人去探望,引子把她推了进去,她不得已,只好放轻脚步,走到他床边。

他瘦了好多,也很虚弱,但还是露出一个带着点惊喜的笑容:“茶茶,你怎么来了?”随即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笑容有些尴尬:“对不起,又打扰你了,我忘记把号码删掉了,是不是医院给你打了电话?这么晚了,你早点回家吧。”

丽日不说话,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俗套的削起了苹果。
她的头低的很低,没让绿谷出久看到她发红的眼角。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沉默,绿谷虽伤的重,说话还是可以的,他又开口道:“还好我们已经分开了,不然我动辄受一次伤,你肯定要很忙,我们早就该分手的…”

“不是这样的。”

她突兀的打断他,抬起头,坚定的重复一遍:“不是这样的。”

“想要分手,不是因为嫌麻烦,也不是因为没有安全感。”

“我只是,我只是很担心你…”

绿谷出久怔住了,他看着她的眼泪从眼角滑落,心里难受的要命,下意识道:“别哭了…”

“我总是在担心,自己会不会是你的累赘?”

她站起身,拳头紧紧的攥起来。

“你在执行任务受伤的时候,我什么都做不了,也不知道,甚至还会在心里埋怨你又一次放了我鸽子。”

“我担心你在做任务时,会不会因为着急与我的约会,而导致任务而出纰漏?”

“我真的很担心,你会因为我的自私,而受伤啊!”

眼泪不断流下来,跟当初提分手时一样,丽日御茶子想,绿谷出久真是个混蛋,她还没他泪腺发达,她这样坚强的人,因为他软弱的流了一次又一次泪水。
那些隐藏了很久的真心话,终于再也忍不住,毫无保留的像他吐露出来。

绿谷低声道:“别哭了…”说出这句话,他下意识想起身,却因太过着急而牵扯到了伤口,痛的眼前一黑,几乎昏厥过去,丽日想去扶他,却又怕伤到他一样缩回手,几乎想夺路而逃,磕磕巴巴道:“对,对不起,你慢点别碰到伤口。”

她尚未完全缩回的手被他用没受伤的一只手抓住了,绿谷尽量舒展开眉,用自己碧绿色的眼睛温柔的看着她:“不是你想的那样,茶茶。”

“我从来没有认为你是我的累赘过”

“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我都会想,有一个我心爱的女孩子在等我回去,我一定不能死在这里。”

“你对我而言,绝不是累赘,而是家,是我累了受伤了想要回去的地方。”

“你是支撑我,在艰巨的任务中活下去的动力啊。”

【出茶】笨蛋情侣(上)

出茶终于终于发糖了

看昨天的更新让我感觉又甜又心疼

所以大概把这样的感情表达在文里了…很早就写了个开头,今天才想要补完

是个茶茶想要分手的故事,很短,但我没写完,快了

这是个(上)

————————————————

少女抱着自已的膝盖坐在床边,侧头看着枕头上的手机,茶色的发微微挡住了眼睛。

“我说啊。”

“绿谷出久,我们分手吧”

这句话说完,房间便陷入一片寂静之中,黑暗在沉默中无限延伸,连手机通话的电波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明明卧室内只有她一个人,却仿佛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刚说完这句话,她就有点后悔了,她想,我是不是太任性了?根据时差小久可能还在执行任务,或者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吃个午餐,下午还有更艰难的工作,而她以私人名义打扰了他,还不负责任的提了分手…

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小久会不会因此讨厌她?

明明沉默只是一两分钟的事,她却想了很多,她又想,绿谷出久会怎么回答呢?生气吗?不理解吗?求之不得吗?会不会后悔当初答应跟她在一起呢?他那样的个性,根本不擅长应对女生吧,对于她是不是只是无法拒绝呢?

但绿谷出久只是说了一句话:“我很快就会回来。”

电话被挂断了,房间彻底漆黑下来。

眼泪在无声无息中落了下去

提分手不是一时冲动,她认认真真的想了好久。

她想,她们大概是不合适的

绿谷出久隔天就回来了,他应该是放下了手头要紧的工作,当天便乘上了回日本的飞机,两个人约会的时候,他总是因为各种突发事件而迟到,这次明明没约好任何时间,他却相当迅速的赶了回来,果然是分手这件事对于他来说是很重要的吗,只要两个人分开了,就再也不会有人打扰他的工作,提各种无理的要求了

他果然还是想分手的吧

丽日御茶子酸涩的想,但当她打开门看到绿谷出久,那股酸涩全变成了心尖上针扎似的疼。

他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头上缠着绷带,难掩倦色的脸上有两道血痕,一只胳膊似乎也断了,姿势看起来相当怪异。

“快进来吧。”丽日匆忙低下头转身,掩饰自己发红的眼圈。

两人沉默的坐在沙发上

半响,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你…”

又同时低下头去

绿谷勉强笑了笑:“你…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瘦了吗?应该没有吧?虽然她也不记得上次正经吃一次饭是什么时候了。

丽日猜想他应该是想问分手这件事的,但不知为什么没有问出口。

见她没有回答,绿谷又自顾自说道:“本来能再早一点回来的,但敌人实在有些难缠,当然,可能是我太没用了吧…”

原来如此,身上的伤也是因为太过着急完成任务吗。

“…好在没有人员伤亡。”

那真是太好不过了,这么紧急的任务竟然一个伤员都没有

真的是…

“回来路上又碰到了一起抢劫案,好在有惊无险,敌人只是走投无路抢一些钱而已,并没伤害别人的意思。”

真的是…

“当时意外地没有其他英雄,还好我刚好路过了…”

够了啊!

丽日抬起头,声音不大却一字一顿道:“不是说分手吗?”

绿谷出久怔在当场,他抬起完好的那只胳膊挠了挠后脑勺,很慢很慢的露出一个笑容:“对…你看我,碎碎念的毛病总也改不了。”

二人又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

“丽日…茶茶为什么,要跟我分手呢?”

“是不是因为我太差劲了啊…明明是个英雄,却总是浑身是伤,让人没有安全感呢。”

不,不是因为这个

“而且一点都不体贴,也不会说亲昵的话…很少有女孩子会喜欢我这样的人吧?”

不是

“茶茶当初跟我在一起一定很后悔吧,是我耽误了你这么多时间,你明明能找到更好的”

“绿谷出久,你是笨蛋吗!!!”丽日握紧了拳头,猛地站了起来。

绿谷有点手足无措:“对,对不起。”

“我跟你分手,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啊!”

绿谷瞪大眼,丽日有些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但她激动到根本停不下来,眼泪顺着脸庞停不下来般往下流着:“你永远都那么自以为是!永远都把自己弄的一身伤!”

“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的自己很伟大?”

“可是你有考虑过我吗?你知道每次约会等了几个小时等到医院的电话我有多难受吗?”

“如果有一天,如果有一天,你出了什么意外,那我呢?你让我怎么办?你有考虑过我吗?”

她的声音哽咽,不断用手去抹着眼泪:“绿谷出久,你就是个混蛋!”


这其实并不是茶的真是想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