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卷毛小雀斑💚

【mha】世界第一久吹!💚💚💚
久all久杂食
胜茶生理性恶心,一点,一丝,完全完全完全接受不能

【出茶】笨蛋情侣(下)

#职英设定
#是个茶茶想要分手的故事
最近漫画又发了出茶和心出糖(你管啥都叫糖),想写心出!
幼茶真可爱!
———————

绿谷出久静坐了半响,答应了。

他没有挽留,一句话都没说,很痛快的从他们一起租的公寓里搬了出去,本来丽日是想搬走的,却被他难得强硬的要求留下来,他拽着丽日和他一起收拾好的行李箱,跟她道了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是不在乎我的。

丽日想,这样就好了,她的自私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解脱而已。这样,对他们两个都好。

可是…为什么他看起来那样难过…

那样碧绿色的眸暗淡的毫无光亮,和他墨绿色的发一样阴沉。

那以后又过了几个月

丽日结束工作回来,重重的扑倒在自己柔软的床铺上,她消瘦了不少,大眼睛下面有一层深深地青色,作为支援英雄,她的工作量相比绿谷出久相差甚远,大概只是想借助工作来排遣,某种叫寂寞的东西吧。

跟别人在一起生活久了,突然分开。难免会觉得寂寞。

在她的刻意回避下,她已经很久没收到绿谷出久的消息了,但今天在工作收尾时意外看见了他,绿谷出久应该也看见了她,本来她是想上去打个招呼的,但绿谷出久满脸的慌乱让她觉得很没意思,也就装作看不见了。

可是,在看到他以后,为什么心跳的那么快,直到回了家还那么心慌意乱?

已经很晚了,丽日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又想,绿谷出现在哪里是在干什么?那时天已经黑了,是去执行紧急任务了吧?是什么样的紧急任务?会不会很危险?

你自己打电话问问不就行了?她心里有个声音这样说。

对的,如果绿谷正在执行任务,会设置来电免打扰

,如果任务已经完成了,才过去几个小时也应该还没睡着,她只是好奇是什么样的任务,顺便关心一下老同学而已…毕竟他们高中时关系那么好。

她拨过去了电话。

然而当忙音响起的时候,她满腹的说法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丽日双眼放空的盯着手机,连个开场白都没想好。

该怎么办??要不还是先挂掉?不行,已经拨过去了,突然挂掉,会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吧?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听到冰冷的提示音,丽日松了口气,不知是庆幸还是失望,她把脸在枕头上使劲蹭了几下,强迫自己闭上眼。

快睡吧,他这么努力工作,一定不想被你这种无关人等打搅吧!

被电话铃声吵起来时,她困的还睁不开眼,摸了半天才摸到电话,睡眼模糊的接通了。

一个陌生而急促的声音伴随着嘈杂的背景音瞬间驱赶走了她的睡意,她睁大眼,手指下意识的哆嗦起来。

“您好,请问是英雄人偶的亲属吗?他在执行任务中受了重伤,正在市立医院抢救!您是他的紧急联系人之一,能请您过来一趟为手术签个字吗?”

…她大脑一片空白,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在街道上狂奔了,这么晚根本打不到车,她连个性都用上了,还在街上摔了几次。

其实晚一些到根本没关系,医院不会因为没人签字就放弃抢救。可她当时什么都没想,几乎是本能的在奔跑。

到了医院,签了字,她才缓过神来,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盯着医院瓷砖的花纹。

“啪嗒”

一点水迹在花纹上绽开,丽日御茶子捂住脸,无声的哭泣起来。

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在乎他,一想到还在急救的他,心尖便泛起一阵密密麻麻,针扎似的疼痛。

突然,一只手抚摸在她头上,丽日泪眼婆娑的抬起头。

是绿谷引子,她的眼圈通红,估计也是刚刚赶到,气息尚有些不稳,但还是强作镇定的摸了摸她的头,安慰她:“别哭了,小久不会有事的。”

她的指尖明明也在颤抖。

“引子阿姨…”丽日哽咽道:“小久那么好,肯定不会有事的。”

两人坐在长椅上,相对沉默无言。

终于,引子率先开口:“丽日,你和小久,是吵架了吗?”

丽日不知该该怎么回答,只好沉默。

“最近很长一段时间小久精神都很差,我询问过很多次,他不是沉默,就是找个理由糊弄过去。”引子勉强笑笑,:“我猜,应该是你们的感情出了什么问题吧?”

“小久这孩子吧,特别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也不知道为自己考虑,有些小事上面总是没什么主见,应该是因为小时候无个性而带来的自卑。”

“他不会甜言蜜语,也不够浪漫,我总是担心他找不到女朋友。”

“但当初他找到了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子我真的很高兴的,他也很高兴,他跟我说“妈妈,我跟我喜欢的女孩子在一起了。”时,眉眼都是笑着的。

“丽日,他真的很在乎你。”

我知道啊,我知道。

我这样自私的人,配不上他的喜欢。

绿谷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只允许一个人去探望,引子把她推了进去,她不得已,只好放轻脚步,走到他床边。

他瘦了好多,也很虚弱,但还是露出一个带着点惊喜的笑容:“茶茶,你怎么来了?”随即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笑容有些尴尬:“对不起,又打扰你了,我忘记把号码删掉了,是不是医院给你打了电话?这么晚了,你早点回家吧。”

丽日不说话,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俗套的削起了苹果。
她的头低的很低,没让绿谷出久看到她发红的眼角。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沉默,绿谷虽伤的重,说话还是可以的,他又开口道:“还好我们已经分开了,不然我动辄受一次伤,你肯定要很忙,我们早就该分手的…”

“不是这样的。”

她突兀的打断他,抬起头,坚定的重复一遍:“不是这样的。”

“想要分手,不是因为嫌麻烦,也不是因为没有安全感。”

“我只是,我只是很担心你…”

绿谷出久怔住了,他看着她的眼泪从眼角滑落,心里难受的要命,下意识道:“别哭了…”

“我总是在担心,自己会不会是你的累赘?”

她站起身,拳头紧紧的攥起来。

“你在执行任务受伤的时候,我什么都做不了,也不知道,甚至还会在心里埋怨你又一次放了我鸽子。”

“我担心你在做任务时,会不会因为着急与我的约会,而导致任务而出纰漏?”

“我真的很担心,你会因为我的自私,而受伤啊!”

眼泪不断流下来,跟当初提分手时一样,丽日御茶子想,绿谷出久真是个混蛋,她还没他泪腺发达,她这样坚强的人,因为他软弱的流了一次又一次泪水。
那些隐藏了很久的真心话,终于再也忍不住,毫无保留的像他吐露出来。

绿谷低声道:“别哭了…”说出这句话,他下意识想起身,却因太过着急而牵扯到了伤口,痛的眼前一黑,几乎昏厥过去,丽日想去扶他,却又怕伤到他一样缩回手,几乎想夺路而逃,磕磕巴巴道:“对,对不起,你慢点别碰到伤口。”

她尚未完全缩回的手被他用没受伤的一只手抓住了,绿谷尽量舒展开眉,用自己碧绿色的眼睛温柔的看着她:“不是你想的那样,茶茶。”

“我从来没有认为你是我的累赘过”

“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我都会想,有一个我心爱的女孩子在等我回去,我一定不能死在这里。”

“你对我而言,绝不是累赘,而是家,是我累了受伤了想要回去的地方。”

“你是支撑我,在艰巨的任务中活下去的动力啊。”

评论(1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