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卷毛小雀斑💚

【mha】世界第一久吹!💚💚💚
久all久杂食
胜茶生理性恶心,一点,一丝,完全完全完全接受不能

【物出】AB班联姻啦(上)

#是最近一话结束后我妄想的后续

#假设绿谷漏油事件被简单揭过去了。ofa仍然是个秘密

#两个人逐渐互相喜欢上的纯洁爱情故事

#名字是我随便起的

#有一些我对mha世界观的看法,很low

#蹭一下all久的tag,虽然我本质也是久all久

#没有问题就凑合看看吧QAQ物出太冷门了

雄英难得放的假期结束了,回到久违的学校,绿谷出久显然很高兴,连脸上分布整齐的雀斑都分外生动活泼起来。

又可以见到亲爱的老师同学们和欧尔麦特了!

绿谷出久背着自己的黄书包,正要进入雄英的大门,便看见一个金发的身影从自己身边一闪而过,速度快的有点刻意,但他没想那么多,认清这个背影,连忙两三步追上去,冲他打了个招呼:“早上好,物间君!”

身影的双脚僵在原地,像物间宁人缓缓转过头,露出一个仿佛吃了一斤苍蝇一样的表情,帅气的脸微微有点扭曲,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留下莫名被凶的绿谷。

绿谷:“???”

绿谷出久一脸莫名的看着他越走越远。
物间同学这是怎么了…难道我上次说的话惹他生气了?

“很奇怪。”轰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开口道。
绿谷蓦然转头。

“噫!轰君!吓我一跳!”

轰并没有吓到别人的自觉,他顶着一张帅出画风的脸十分认真的说:“他没有说:哈哈哈哈哈这不是a班的绿谷出久吗。竟然主动的跟b班的我打招呼,是在示弱吧,一定是在示弱吧哈哈哈哈。”

绿谷出久:“…”

轰君满脸严肃,竟然是认真的吗。

物间宁人太太太太讨厌隔壁班的那个整天傻兮兮蠢笑的绿谷出久了!

开学第一天的体育训练结束后,他和几个b班同僚偶遇a班的垃圾们,正想着嘲讽他们几句,反正下课了也没人敢用个性打架,骂的话又骂不过他,他已经准备好欣赏a班集体憋屈的表情了,谁知却看见那个绿毛蠢货满脸通红的在跟一个离他很近的圆脸女孩说话,不好意思到手都不知道怎么摆,白皙而雀斑均匀的脸上满是羞赧的红晕。

他到嘴边的话莫名换了个方向:“哎呀呀这不是a班的绿谷出久吗?连跟女孩子说话会脸红吗?你不会是个死宅吧?”
“……”
这是什么新式挑衅?

众人一阵无语,人家死宅怎么了,死宅吃你家北海道大米了吗?

但饭田班长是个老实人,别人可以一笑而过但他不能,他不混圈,也不混二,更不知道什么是死宅,如果物间同学日常发他的地图炮,他也就皱皱眉过去了,但在他眼里,绿谷出久就是个虽然面对能敌人面不改色,战斗时能握着拳头说“绝对会赢”,但在社交方面却十分被动的害羞小男孩,换句话来说,绿谷出久在他眼里就是个弟弟,他对于绿谷出久,很有一种作为兄长的责任感,自己的弟弟被别人用奇怪的名词嘲笑了,当哥哥的一定要为他讨回公道。

于是他推了推眼镜,扬起的眉毛不怒自威,十分严肃道:“物间同学,请注意你的言辞!”

轰这个人就更单纯了,他也不懂什么是死宅,但他觉得这是对他朋友的一种冒犯,物间宁人就像b班的爆豪胜己,其欺负老实人的行为让他一样看不惯,于是夏日的空气立刻变得森冷起来。

至于爆豪同学,他手心里响起噼里啪啦的爆破声,不过本人看上去似乎有点高兴。

两个班级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他们双方盘踞在操场跑道上,距离数米远的对峙着。

而处于漩涡中心的绿谷出久,他刚刚从“丽日同学离他太近”的短路中恢复过来,见大家都不动了,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怎么了?大家不去吃饭吗?”

随即他看到物间宁人,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很热切道:“物间同学,可以约你吃个午饭吗?关于上次的话题我还有些话想和你谈谈…”
物间宁人:“…”
被赤裸裸的示好砸在脸上,物间宁人有点呆住了,他再次露出早上见到绿谷打招呼时如出一辙的表情,嘲讽人的心情一分不剩,连拒绝绿谷出久的邀请都忘了,匆忙地掉头就走,好像有什么洪水猛兽在撵着他,只留下一脸无辜茫然大姐头不在的b班和(个别)一脸杀气的a班。
“这两人有情况吧??”

“散了吧散了吧。”上鸣电气率先饿了,他跟ab班同学们摆了摆手,和切岛勾肩搭背的走了,还不忘扯上爆豪,爆豪胜己满脸不情愿,他因为物间宁人的出言不逊看他不顺眼已久,正想以他找事为由狠揍他一顿,但当事人都走了,眼见没架能打,只好迁怒的瞪了没用的废久一眼,骂道:“废物就是废物。”便满身火气的被拽走了,路过废久时还刻意的撞了一下他的肩膀,绿谷险些被他撞翻在地上,茫然的脸上更茫然了,连每个雀斑上都仿佛写着“无辜”两个字。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
丽日这次无法义愤填膺的说出“小久同学才不是死宅呢”这种话了,毕竟上次参观宿舍的时候…她扶了扶额:“我们也去吃饭吧。”
轰很快抛开死宅和女孩子说话为什么会脸红的问题,专心致志的想他的芥麦面起来。
这样看来绿谷似乎和物间同学很熟,但按理说绿谷出久和物间宁人应该是很少有什么交集的,他们无论是个性,性格,还是家世都千差万别,宛若两条从不相交的平行线。

直到那次期中考试后,绿谷出久主动的去b班找上物间同学。
 

    tbc

评论(9)

热度(69)